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日本福岛核污染“污”跨太平洋抵北美

[日期:2016-05-25]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 [字体: ]

  

 

  新华社北京5月24日电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至今已有5年,后遗症并未彻底清除。日本和美国一些专家近日表示,福岛核事故泄漏的放射性污染物已经随着洋流横跨太平洋,对北美西海岸造成影响。但令美国专家感到奇怪的是,美国联邦机构不支持相关的海洋研究。

  日本海洋大学副校长、日本海洋学会副会长神田穰太对新华社记者说,铯137是福岛核事故泄漏的最主要放射性物质,泄漏到海洋中的量一般认为在1万万亿贝克勒尔到2万万亿贝克勒尔之间,也有研究者认为高达5万万亿贝克勒尔。

  神田穰太在电脑上展示的海洋放射性物质模拟动态图显示,现在太平洋西侧海域的放射性铯水平反而没有东侧的放射性铯水平高。这说明随着洋流运动,放射性铯已经到达美国西海岸。

  还有多位专家持同样观点。早在2011年,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不久,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研究员中野政尚就对放射性铯在海洋中的扩散情形进行过计算机模拟,结果认为放射性铯顺着洋流将在5年后到达北美,10年后有些又会回到亚洲东部,30年后几乎扩散到整个太平洋。

  日本福岛大学环境放射能研究所教授青山道夫也在2015年说,预计一年内将有约800万亿贝克勒尔的放射性铯到达北美大陆西海岸。

  北美科学界已经有了实地调查证据。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去年刊登加拿大贝德福德海洋学研究所科研人员的报告说,在北美太平洋一侧沿海检测出了来自福岛核事故的放射性物质。

  这种放射性污染可能对海洋鱼类和生态系统造成影响。在这方面日本已有较多调查结果,如青山道夫发现福岛附近海域的鲪鱼体内放射性铯浓度依然很高,还有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等机构发现,在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30公里海域内,一种名为疣荔枝螺的小型海螺已完全不见踪影。

  但是美国官方对来自日本的核污染已抵达家门口的态度却有点奇怪。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专家肯·比塞勒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美国联邦机构不支持在日本或美国沿海进行相关研究,“我对此感到失望”。

  他说,应该有国际调查委员会或国际科学家对福岛核泄漏事件的影响展开长期研究,还应该建立常规项目以监测海洋中的放射性污染物,帮助公众了解污染源的种类,以及对公共健康的影响。

  (综合新华社记者黄堃、华义、蓝建中、郭爽报道)

  ■美国专家比塞勒:对海洋的影响空前

  “福岛核事故对海洋的影响是空前的。”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肯·比塞勒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自2011年起,比塞勒就一直在研究福岛核泄漏对海洋的影响,并在其所在机构内创立了海洋环境辐射中心。

  比塞勒说,尽管就人为造成的放射性物质总量而言,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是更大的来源,但福岛核事故对海洋的影响更大,因为泄漏的放射性物质80%都进入了海洋。

  切尔诺贝利的核泄漏大约是福岛的10倍,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事实。但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染水至今还没有完全被控制住,被污染的地下水还在流入海洋,核事故治理面临长期化局面。“福岛后遗症”引发国际社会的担忧。

  比塞勒认为,问题的关键是要有多个独立的调查团队介入事件的评估。

  “目前来说,日本与外界的沟通非常可怜。”比塞勒说,这一点应该改进,这样人们才能更好地评估污染水平,并了解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有多大。

  他强调,参与调查的不仅要有政府机构和东京电力公司,“还要包括环境放射化学等领域的独立科研人员”。

  比塞勒认为,未来应有国际调查委员会或国际科学家对这一事件的影响展开长期研究。“即使(危害)水平已低于各种安全标准,我们仍可(通过这些研究)了解到放射性物质的流动情况”。

  对于目前福岛核泄漏对海洋尤其是太平洋沿岸的具体影响如何,比塞勒不无遗憾地说:“美国联邦机构不支持对日本或美国沿海的(核泄漏)海洋研究,我对此感到失望。这些本应该是在未来几十年内持续进行的工作!”

  比塞勒说,目前他从事的工作是帮助评估福岛核事故和泄漏情况,并帮助公众了解污染源的区别和影响,以及它们是怎样影响公众健康的。他认为,对于海洋中的放射性污染物,应该建立常规监测项目并组织相关研究。

  (记者郭爽)

  新华社洛杉矶5月23日电

  ■俄罗斯专家斯捷潘年科:四点教训极为深刻

  俄罗斯防辐射科学委员会成员瓦列里·斯捷潘年科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类似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悲剧25年后在日本重演,令人震惊。他认为,从信息披露到应对民众健康问题的态度等,日本政府的工作都不令人满意,其中的四点教训极为深刻。

  “首先,政府应迅速、全面地向公众报告事态进展。在这一点上,日本重蹈了苏联的覆辙。”斯捷潘年科说,在这两次灾难中,当局在初期都采取保密措施。由于信息的封锁和滞后,日本政府不能及时从高辐射污染的事故现场疏散人群。

  并且,两场灾难中都存在信息公开不完整和前后矛盾的现象。例如,在福岛核事故后,检测服用放射性碘污染的水对孕妇和儿童的影响时,日本当局公布的信息可以说是乱成一片,日本妇产科协会和日本医学放射线协会公布的数据自相矛盾。

  “其次,应及时测量辐射剂量,尤其是人们在饮用受辐射污染过的水以后,有必要检查放射性碘对甲状腺和其他器官的影响。”斯捷潘年科说,在事故早期,日本政府进行的相关健康检查十分有限。虽然随后日本对受核辐射影响的儿童和青少年展开了较为详尽的筛查,但仍没有确定体内放射性物质剂量。

  第三,核电站不应该建在地质活动高发的地区,在地震带建设的核电站应该关停。可是,日本一系列核电站都建在海岸沿线,这些地带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地震和海啸。

  斯捷潘年科说:“确实,可以建一道墙来抵御海啸,福岛核电站当初也曾建了一面6米高的墙,但它最终被13米高的海浪突破。”

  第四,虽然核电事故发生在一个国家,但受影响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发生事故的国家需要向国际社会及时公开信息。福岛核事故后,风把放射性物质吹向了太平洋,美国的太平洋沿岸检测到了辐射水平增高。

  斯捷潘年科指出,目前尚没有发生核事故时信息披露的国际标准。虽然制定这种标准较为复杂,但出于对人类生命的尊重,有必要研究和制定相关制度。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