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PM2.5又爆表了 你还记得美国大使馆和潘石屹吗?

[日期:2014-12-02] 来源:海外网  作者: [字体: ]

  APEC如期结束,PM2.5如约而致。关心时事与健康的亲们,是否还记得第一次看到PM2.5这个词是什么时候?

  初见:2009年的中国

  2009年6月,有媒体报道,位于北京朝阳区的美国驻华大使馆自设了空气检测站,专门检测PM2.5的数据并在Twitter上公布。这时,中国官方公布的空气质量数据中还只到PM10,国人对PM2.5这个词比火星还陌生。

  但舆论并没有足够的关注。回头搜索,当时的新闻只有零星的几条。而在这一年,甲型H1N1流感肆虐,国际金融危机横扫,美国首位黑人总统上任,重庆打黑如火如荼,4万亿正悄悄改变50周岁的中国。这一年,电视里的余则成、互联网上的“贾君鹏”、地面上的“楼倒倒”和社会上的邓玉娇、“70码”,正吸引了众多目光,而“7·5”事件突出其来,撕开的伤口至今难以弥合。

  在这样的气氛中,2009年9月开通的新浪微博,和美国大使馆的PM2.5数据一样,也没有引起太多惊讶。

  交锋:2011年的大使馆、企业家和微博客

  2011年10月底,美国驻华大使馆在新浪微博的官方帐号发出一条微博:“北京空气质量指数439,PM2.5细颗粒浓度408.0,空气有毒害……”其后,围绕“中国为什么不公布PM2.5值?”“美国驻华大使馆的数值能否代表整个北京?”,一场PM2.5大讨论迅速展开:《专家称不要相信美国使馆》《北京市环保局称PM2.5监测数据暂不公布》《专家称PM2.5不符中国经济与气候》《南京误发PM2.5数据相关部门称无权单独表态》《环保部:PM2.5将纳入空气质量监测,拟2016年实施》《环保部鼓励重点地区提前推“PM2.5”》。

  这时不能不提潘石屹,这个明星地产商“出于好奇,下载了相关软件,每天早晨在微博上转发美国大使馆公布的PM2.5数值”,由于千万粉丝和明星身份,极大地推动了舆论的关注,潘甚至被北京市环保局前副局长杜少中约见。

  这场大讨论让PM2.5妇孺皆知,也直接推动了相关决策。之所以没象2009年那样稍纵即逝,离不开潘石屹与美国驻华使馆的共同平台:微博。2011年,在马化腾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的同时,新浪微博正延续2010年以来的井喷式增长,并在郭美美事件、温州动车等事件中显示出强大的议程设置能力。彼时,潘石屹粉丝上千万,影响力已超过多数传统媒体,而同时,境外政府机构、政要、媒体已成批入驻新浪微博,不一样的面孔和声音吸引了不少国人。可以说,微博平台推动了许多民生问题进入公共视野和决策程序。

  市场正在形成,规则还不完善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提出“思想市场”概念,意即让各类思想通过竞争去占领头脑的市场。而自从有了互联网,舆论也开始形成一个市场,有生产、有竞争、有消费、有中介,前所未有地繁荣。亿万网民是手工作坊,前店后厂,个性十足但产量有限、质量不稳;主流媒体和官方网站是国企,有政策优势也有体制约束,业绩主要由政府评定;商业网站和意见领袖是私企,土里刨食,生存压力大创新意愿强;水军和推手,是熟悉市场需求、复制生产能力强、但从不贴自己标签的山寨企业;还有境外的媒体、政要、研究机构等“外企”,不少已在境内设有代理或分支机构,有的还因外宾身份被境内力量借用。

  全民参与,产品必然极大丰富,互联网给创新和发展带来了不可度量的影响。但同时,互联网复制、放大了传统社会中的许多问题,还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在这里,只强调自由和“自净”太过理想,因为市场不是万能的,“市场失灵”不可能只在现实社会存在。

  但是,统一的市场需要统一的管理,新的技术需要新的办法。“天上管什么地下管什么”的思路使互联网治理面临着三个矛盾: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与互联网跨地域、跨行业、跨业态传播格局的矛盾;有限的管理人手与无限的管理对象的矛盾;新业态新技术层出不穷与管理办法追着业态走的矛盾。两个部委因一款魔兽游戏公开打架,本质上是网络版的“禁止跨区买盐”问题。十八大后成立了中央网络领导小组,四中全会提出强化人大在立法中的主导作用,其指向就是九龙治水和各自为政,但具体执行落实,恐怕还有个比较长的过程。

  舞台大了,规矩变了,戏不那么好唱了

  在网上让政府头痛的,还不只是米国佬和潘潘潘潘石屹。近日,@联合国通过新浪官方微博发布了谴责朝鲜人权问题的决议,并说中国投了否决票。境内网友一顿调侃,要求把“寻衅滋事”的@联合国小编抓起来。是啊,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同一片法治的天空,不同的法人身份,有人不自律,怎么办?

  答案是,舞台变了,规则变了,唱戏的思路也得变。过去的舆论生产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模式,政府管控整个环节,参与的企业、产品的数量和内容都相对有限,消费者选择权也有限。而现在,舆论产品转向社会化大生产,官方同民间、学术、境外的力量在同一个市场中活动,“市场上的弱势化必然导致政治上的边缘化”(喻国明语),行政权力难以应管尽管,权力可以决定什么内容上头条、播多少分钟,但观众们怎么想怎么评怎么行动,就不太好决定了。

  场地变了,打法也得变。市场经济条件下,好产品还得有温度、会包装、会营销。好莱坞“爱情片里夹杂主旋律”和CCTV-6“主旋律里夹杂爱情片”,传播效果肯定不一样。还有更重要的,既然要卖东西,就要研究消费者需求,不是只琢磨老板的爱好。比如在纽约时报广场播放牛B闪闪的“中国面孔”,一定要想想美国大妈有几个人认识袁隆平。

  党报官微只卖萌是不够的,天天做“淘米水的功效”更是假亲民。官方舆论需要从议题、内容到形式,都“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比如对“APEC蓝”这样的讽刺,官方一般是视而不见,但这次在“万邦来朝”的水立方,老大临时修改讲话稿,开门见山谈问题,从个人化视角切入,承认人努力也有天帮忙,承认做法不能长久,强调要成常态见长效——不回避、不诿过、不冒进,成为舆情收集回应的经典案例。同样是环保议题,几年前的应对……

  在跨越2009和2011之后,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新闻:《环保部:PM2.5防控计划将出台》(2013-07-22)《环保部将约谈辖区内PM2.5年均浓度升高的地方官》(2014-08-01)《中国环保在线:中国治霾路任重道远社会力量参与才能出现拐点》(2014-11-29)

  一切都在路上,也许,我们既可以有金山银山,也可以有绿水青山。其中,舆论市场发育的如何、运用的如何、治理的如何,应当是关键之一。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