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争议李河君 汉能大了雾霾就少了?

[日期:2015-04-24]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字体: ]

  黎雨 时晓

  “汉能大了,雾霾就少了。”短短9个字,成了光伏圈最潮的口头禅。其所包含的环保霸图与企业家雄心,不言而喻。

  穹顶之下,雾霾之苦,汉能可以带来一些绿色的希望吗?

  汉能背后,是中国新首富的崛起神话。李河君的版图扩张和财富增速令人咋舌。

  李河君被光伏同行们称之为“李主席”,偶尔公开露面就会遭遇人群围追堵截,与“外星人”马云、王健林等商业明星一样受人瞩目。

  对于李河君,政府、合作伙伴及同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有人相信眼前的李河君就是传说的那个“做大事”的人,但外界对他并不了解,对他的宏图韬略也未吃透。而另一种声音也从未停止:“资本高手”才是对他的真正定位,李河君不是在靠太阳能赚钱,而是靠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的股价发家。

  人们在努力接近真相。

  李河君:对薄膜深信不疑

  据报道,2010年就有两架湾流G550飞机的李河君,对外界给予的“首富”称号似乎并不在意。他对媒体说,他和高管在做汉能之前都不缺钱,以前水电站带来的业务收入就很稳定,天天可以打高尔夫球。

  他对媒体叙述,自己最初卖电子器件,经历过房地产、矿业及矿泉水、贸易等行业。也有报道称其发迹于铁路运输。

  在做光伏之前,其涉足的是水电产业。汉能控股官网显示,金安桥水电站于2003年开始筹建。2012年8月,四台机组并网发电,年发电量超过130亿千瓦时。

  有知情人士称,李河君跨到光伏产业的起因是,当时他想买欧瑞康的薄膜电池设备生产线,但因对方开价高,别人就推荐他看下铂阳太阳能(汉能薄膜发电的前身,后被汉能收购)旗下的生产企业,做的都是类似产品。

  一位曾在欧瑞康工作的人证实,铂阳太阳能的收购价,在2013年时预计比欧瑞康的售价便宜近一半。当时100MW的欧瑞康生产线大约售价1亿美元,铂阳太阳能的售价在5000万美元左右。

  随后,李河君通过汉能出手并收购铂阳太阳能的方式切入到了薄膜电池生产设备这一领域。

  薄膜电池有多种技术,为人所熟知的是以下几种:非晶硅/非晶硅锗(a-Si/a-SiGe)、铜铟镓硒及碲化镉。据同行介绍,目前汉能的几家工厂内(成都、禹城、河源等)正在运作的生产线技术主要是非晶硅锗的生产线,其中河源基地还有欧瑞康的生产线。

  虽然薄膜市场不如晶体硅市场(相对于薄膜的另一种光伏技术,约占市场80%以上份额)那么红火,但是李河君还是坚持了下来。而当年几乎与他同时涉足类似薄膜技术领域的公司,有的已转型晶体硅电池和电站了(如正泰集团),有的则关闭了生产线并陷入困境[如无锡尚德已破产重整,并被顺风清洁能源(01165.HK)收购)]。

  据称,尽管李河君背后有技术团队给他提建议,比如上马晶体硅电池项目之类的,但他依然醉心于薄膜技术路线,对该技术给市场带来的革命性变化、对人类生活环境的彻底改变深信不疑。李河君曾对媒体表示,“我们相信,薄膜发电可改变世界和能源格局。”

  买下好技术

  多位熟悉行业和汉能的人士表示,李河君早在2012年起开始买入一些低价高技术的薄膜公司,其对薄膜技术具有一定的前瞻性,视野也较宽。

  2012年9月,德国Q.Cells将其薄膜光伏子公司SolibroGmbH(下称“Solibro”)移交给汉能控股。彼时汉能计划把Solibro的薄膜产量提升至每年100兆瓦。

  2013年1月10日,美国光伏企业MiaSole也被李河君收入囊中。德、美两公司的技术都是目前薄膜电池中的新晋佼佼者——铜铟镓硒。

  此外,汉能也已通过购买美国AltaDevices公司,掌握了目前世界最领先的砷化镓(GaAs)柔性薄膜电池技术。该企业的双结电池片的发电效率可高达30.8%。不过有专家称,这一效率所对应的成本极高。

  “这是一个有大运气且能看到未来大趋势的人物。他曾说,别人看的是1~2年,汉能看的是未来3~5年。”一位离职汉能的技术专家就表示,李河君在近几年来把国际上最先进的薄膜技术都买到了,且出价并不高,未来再通过国产化的方式实现大规模的量产,那么汉能的未来将可能是不可限量的。

  “我们现在还在做装备国产化,2014年底河源基地已经有100兆瓦的CIGS(铜铟镓硒)生产线投产,今年还有1GW(吉瓦)CIGS投产。”李河君在今年2月接受媒体专访时透露。

  铜铟镓硒技术的特点之一是,可做成柔性薄膜。有专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轻钢结构的屋顶上,用晶体硅和双玻组件安装的话,分量较重(如晶体硅每平方米就有19到23公斤),安装不便;而柔性薄膜的重量是每平方米约3.5公斤,适合这种屋顶。

  而中国的屋顶电站现在也是最受关注的光伏需求市场之一。假设李河君所称的薄膜电池最新技术国产化成功的话,那么抢占部分国内屋顶电站并架设薄膜电池的计划,将会有不错的“钱”景。

  据介绍,薄膜电池可被广泛应用到移动电子产品、可穿戴设备、太阳能无人机、卫星等高科技领域。办公楼、衣服、帽子、书包、手机及汽车,只要贴上薄膜电池,就能成为发电站。

  另一种声音:股市赚钱快

  虽然怀揣着薄膜商业化的梦想,但“汉能系”的部分生产基地迟迟不能跟上计划,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又持续飙升,有人怀疑李河君在通过给市场参与者“讲故事”,靠股市挣钱。更何况,汉能的商业模式即使对一些业内人士而言,也并非一下子能看懂。

  汉能某生产基地能源主管机构的一位人士表示,“汉能是当地工业区最大的企业,进园区之前就有承诺,几年达到多少投资、产生多少效益,但3年多了一直没有投产,现在处于停滞状态。”汉能以要修改技术路线为由,缓建了当地的工厂。

  一家光伏同行企业的高层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汉能的项目,没什么好谈的,他们的操作思路与我们完全不同。我们不需要遮遮掩掩,项目建设时间点卡得很紧,目的很单纯,就是做出东西赶紧开卖。我们从建厂到投产,只用4~5个月,但汉能用了三年才建完(工厂)。”该高层进一步指出,业内对汉能的看法趋同,其形象包装上非常厉害,一些光伏行业网站头条多数都是汉能,“你别看它现在没建好,但到该对外宣传展示的时候,汉能一定是做得‘最好’。”该高层还调侃道,汉能薄膜发电的市值此前半年从400亿港元飙升了3000亿港元以上,“要是谁买了就发了”。

  也有地方能源管理机构的人士持这种观点。“汉能的模式就是在资本市场赚钱,不是靠卖组件来赚钱。”该官员还透露,政府引进汉能两年多,但对于汉能生产基地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

  一位港股分析师表示,李河君这些薄膜技术方向是很不错,商业应用前景也诱人,但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对汉能薄膜发电进行估值。

  他表示,汉能薄膜发电的商业模式很独特,主要业务是将薄膜电池生产线卖给母公司,但这种操作“我看不懂”。

  该人士的疑惑还在于,在正常情况下,中广核电力(01816.HK)的市值要远高于汉能薄膜发电,但23日收盘时,两家公司的市值分别为2036亿港元和3283亿港元,目前后者的市盈率近70倍。

  看不懂汉能的大有人在

  有财经界人士曾对汉能提出多项质疑。表面看起来,特斯拉和宜家都是汉能的合作伙伴,汉能最新开出的上海以太阳能发电为主题的体验及展示中心,直接设在了上海最贵的地段之一——南京西路上的天安中心一楼。原先这里是奔驰汽车的展示厅。汉能的“高大上”,甩了整个中国光伏行业好几条街。

  但实质上,汉能薄膜发电的业务结构多年都是单一大客户(母公司汉能控股);投产的技术工艺也不是行业主流;每年卖给母公司的不是薄膜电池板,而是制作薄膜电池板的设备;外界从来了解不了公司电站的实际持有、交易数量;它的产能永远比产量大。

  汉能常务副总裁代明芳在谈到工厂时曾表示:“在这个阶段,它们必须要赔钱。但最后,不会有任何问题。假设说你有一座大房子,有四间卧室需要装空调,但你只会使用一间卧室,那么这跟四间卧室全部使用是截然不同的。”代明芳也承认,汉能集团的太阳能电池制造这一块业务在赔钱。

  不过,对于汉能薄膜发电的价值,李河君不这么看。“有了沪港通,内地很多素质层次较高的投资者读懂了汉能,知道薄膜发电、移动能源有无限的想象空间……我认为沪港通是汉能市值的主要推手。”他曾公开表示。

  武进汉能:行业因素影响大

  黎雨

  江苏常州的武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下称“武进高新区”)内,还有着汉能的另一处生产基地。

  与不少汉能的基地类似,这里的项目也分为三期建完,一期的年产能为250MW,于2011年2月正式开工建设。2012年1月14日,首片电池片成功下线。

  工厂的注册名是江苏武进汉能光伏有限公司(下称“武进汉能”),投资方为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控股”)。

  据公开资料披露,武进汉能的计划投资额为27.2亿元,电池基地在武进高新区龙资路以北、武宜路以东地块的新建厂房内,占地面积约310亩。项目形成年产250MW的非晶硅/非晶硅锗三叠层薄膜太阳能电池的生产能力。

  省级综合性门户网站中国江苏网曾在2013年3月报道,天合光能常州的1G瓦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武进汉能的薄膜电池和组件等项目,即将竣工投产或已试生产。而另有消息称,从汉能项目的第一次公示到最后的工程验收竣工公示约有2年半时间,即2011年1月~2013年的6月。

  对于武进汉能的现有生产经营情况,记者接触的武进高新区内部人士都不太愿意评价。但相比另一家光伏企业顺风光电,当地有人评价称“汉能的业务不如对方”,认为这是受欧美2013年以来光伏“双反”的间接影响所致。

  目前武进汉能的产能释放并不算特别充分,一位熟悉武进汉能的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生产线上的事情似乎并不多。

  一位高新区人士也透露,汉能虽说拿了几百亩土地(来布生产线),但其个人认为,这里不过是汉能的一个点而已。

  另外,在诸多的汉能生产基地中,山东禹城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山东省的省会济南市中心开车至禹城,大约需要50分钟。城中有两个汉能控股下属企业的项目,一家叫做山东禹城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下称“禹城汉能”),另一个则是“汉能禹城光伏并网发电40MW”项目。

  据介绍,禹城汉能的一期项目为250MW的薄膜太阳能电池,其三期的总投资超过100亿元,用地总面积100万平方米,规划分三期建设年产1GW的薄膜太阳能电池制造基地。项目建成投产后,产品将直接出口发往欧美30多家太阳能企业。

  而禹城光伏电站位于禹城市房东镇红星村西部,在禹西开发区的北端。按照该项目申请报告,其工程的静态投资为4.739亿元,计划总投资5亿元。项目拟用地205.12公顷,土地性质全部为未利用地。建成投产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5456.44万元。不过,记者了解到,这样一个项目,一拖就是4年多,今年年初才开始有所动作。

  南京汉能:基地“停摆”四年

  黎雨

  与其他生产基地类似,汉能系在南京也拥有一个研发制造基地,其实体为南京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汉能”),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下称“南京经开区”)。南京汉能于2011年5月注册后,由于生产设备至今未到位,工厂建设暂停至今。

  南京汉能注册资本为3.6亿元,业务范围为太阳能电池的研发、销售与生产。

  南京经开区官网显示,2011年3月,经开区方面与汉能集团签订了光伏产业基地项目框架协议书。项目主要包括:年产1.25GW薄膜太阳能电池研发制造基地、年产1GW太阳能电站、年产10GW太阳能逆变器研发与制造基地及太阳能生产设备研发与制造基地等项目。

  南京汉能注册时住所写明是“南京经开区疏港路1号龙潭物流基地A-29号”,在距市区近50公里的疏港路1号。

  事实上,目前南京汉能的主要员工都集中在南京市玄武区的徐庄软件园内。该软件园内有一幢类似别墅的多层建筑,建筑面积估计数千平方米。办公楼内,既有为汉能生产基地服务的工程部人员,同时也有南京汉能未来生产研发中心的人员,包括技术、设备及质量人员等。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企业要有生产设备,才能做研发。目前,汉能的南京生产基地并没有购买生产设备,技术人员的主要工作是在做前期研究、调研、联系(设备)厂家,看看哪家(设备)好用。”他也证实,南京汉能是在2011年开始运作的,但实际投产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后。

  经过多方打探,记者终于找到南京汉能的具体生产基地,在靖安大道附近,即靖安西路以西、靖安大道以南、龙南大道以北的区域。“汉能大了,雾霾就少了”的几个字高悬在厂区的进门处。有附近的村民对记者讲述,未来这里将拔地而起的是一座现代化的太阳能厂。

  不过,现场有自称施工方的人员称,该厂房可能有几万平方米的规模,2013年下半年开始施工,2014年全年、2015年这几个月都没有动工,承建方现有十多号人都在这里静候着汉能的“一声令下”。有接近汉能方面的人士表示,汉能方面曾称,工程停工并非汉能的原因,而是地方上其他原因造成的。

  但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该施工单位为汉能垫付了部分款项。

  经开区人士表示,南京汉能项目确实比预期延后,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经开区一位内部管理人士向记者透露,汉能与该区签订协议的时间是2011年4月。签约之后,土地的征地拆迁有一个过程,“农用地”要转为“建设用地”,土地征地如果没有完成,企业是不能施工的。而且,该项目也是龙潭那儿的第一个项目,大部分土地原来是农用地,时间拖得有点长。那块土地的征地拆迁全部结束后,项目的正式启动时间应为2013年。

  现在,南京汉能的工程已有所进展,其主体厂房正在施工,将启动机电安装。该说法也与本报了解到的情况一致。一位知情人士也透露,现在南京汉能的土地并没有交易记录,即尚未交易。

  “最初,汉能方面跟我们签订的是非晶硅电池生产,但收购了德、美相关企业后,他们希望更有竞争力的产品放在开发区。从2014年开始,他们在重新做可研、环评等报告,现在基本都已结束了。新的立项批文都已拿到了,这个月是要把环评报告结束。”上述经开区人士表示。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