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PM2.5年均浓度能否持续下降?

[日期:2018-01-23] 来源:北京网-北京青年报(北京)  作者: [字体: ]

(原标题:PM2.5年均浓度能否持续下降?)

PM2.5年均浓度能否持续下降?

 

PM2.5年均浓度能否持续下降?

“蓝天幸福感爆棚!”说起2017年的环境变化,恐怕很多北京市民都会不约而同脱口而出这句话。的确,2017年,全市PM2.5年均浓度降到58微克/立方米,完成了预定目标。现如今,新一轮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即将开启。

北京如何巩固治理成果,力争PM2.5浓度继续下降?这既是公众关心的话题,也将是代表、委员们讨论的焦点。北京青年报记者通过梳理总结刚刚结束的16个区的人代会,发现新一阶段大气污染治理仍将从燃煤、机动车、工业、扬尘等主要污染源入手。今年,多个区将实施重型柴油车、外埠机动车禁限行措施,与去年相比范围有所扩大。此外,五环以外地区烟花爆竹禁限放范围也将扩大。

2017如何完成“硬任务”?

治散煤  调整高污染企业  淘汰老旧机动车

上个月,国家“大气十条”第一阶段和北京市2013年至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也告一段落。北京市经过五年的大气污染治理,到2017年底PM2.5年均浓度降至58微克/立方米,完成了任务目标。这与2013年的90微克/立方米相比,降幅达到35.6%。2017年也成为过去五年来降幅最明显的一年。

58微克/立方米是如何实现的?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大风”。去年北风频率较高,尤其是进入秋冬季以来,冷空气活动非常频繁,客观上有利于污染物扩散,“风起霾散”。但这并不是空气质量明显改善的唯一原因,这几年经常提到,治理大气污染是“人努力、天帮忙”的结果。正如北京市环保局总工程师于建华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人努力”的重点在减排,“天帮忙”的作用是扩散。如果天帮忙,那就是正向相加的效果,事半功倍;如果天不帮忙,很有可能事倍功半。

如果把时间维度拓展到整个过去五年,就会发现,无论气象条件是否有利,北京市四项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PM10、PM2.5)的年均浓度都在逐年下降,发生空气重污染的天数也在逐年减少。“人努力”终究功不可没。

五年来,北京坚决用硬措施完成硬任务,累计完成3.9万吨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改造或拆除,开展农村散煤治理,调整退出1992家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污染企业,淘汰高排放老旧机动车216.7万辆,完成总量相当于过去十年来的总和。

同时,体制机制也在改革创新。比如,为了打赢秋冬季攻坚战,京、津、冀、晋、蒙、鲁、豫七省区市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环保部、工信部、交通运输部等八部委共同建立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机制,推动区域协同治污,共同治理大气。再比如,去年组建了环保警察队伍,有力打击了环境违法犯罪行为。

2018如何巩固治理成果?

五环内禁放将降低春节PM2.5浓度峰值

2018年新一轮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即将开启。根据城市总体规划,到2020年,北京市PM2.5年均浓度要下降至56微克/立方米,到2035年大气环境质量得到根本改善。

新一阶段的蓝天保卫战将要怎么打?北青报记者通过梳理对比16区的《政府工作报告》,发现今年仍将以PM2.5污染治理为重点,从燃煤、机动车、工业、扬尘等主要污染源入手。

城六区、南部平原地区和顺义区已经基本实现“无煤化”。今年,密云将基本实现平原地区无煤化;房山、昌平将推进煤改清洁能源向浅山区延伸;延庆实现冬奥会赛区、世园会园区周边基本无煤化;怀柔计划在两年内对具备条件的山区农户完成煤改电工作。

在控制机动车污染排放方面,重型柴油车治理已成为重中之重。本市重型柴油车排放的氮氧化物和颗粒物分别占机动车排放总量的50%和90%以上,加上外埠进京、过境重型柴油车所排放的污染物,更是占到机动车排放污染的大头。今年,大兴将严格落实重型柴油车禁限行措施,通州将进一步扩大重型货车禁行范围,密云将实施重型柴油车和外埠机动车城区禁限行管理措施。淘汰老旧机动车工作今年也将继续施行,东、西城已公布明确计划,共淘汰4.35万辆。

从去年12月开始,北京五环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五环路以外地区根据实际情况,相继划定了禁止或限制燃放区域。这是治理大气污染,尤其是降低春节期间PM2.5浓度峰值的一项有力举措。今年全市各区除落实烟花爆竹禁限放措施外,房山、昌平、怀柔等区在刚刚召开的区人代会上已明确提出,今年将扩大烟花爆竹禁放和限放范围。

此外,加强工业污染防治,实现散乱污企业“动态清零”;强化施工扬尘污染控制,加强渣土运输、道路遗撒综合治理;加大餐饮业油烟及露天烧烤治理力度;做好燃气锅炉低氮改造等措施,都是今年治理大气污染的重要举措。

内存

北京五年治污 PM2.5成为重要指标

PM2.5为英文particulate matter的缩写,中文叫做颗粒物。PM2.5是指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有时也被称作入肺颗粒物。2011年以前,大多数人从未听说过“PM2.5”这个大气领域的特有名词,也很少有人能分辨清楚雾与霾的区别。然而,2011年的秋天北京连续遭遇污染天气引发的一场关于北京空气的全民大讨论,把PM2.5带入了人们的视野。2012年,“PM2.5”一词被收录到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并被当之无愧地评选为年度热词。当年3月,新版《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发布,将PM2.5、臭氧等污染物纳入监测范围。9月底,北京市首批20个空气质量监测子站试运行,发布PM2.5监测数据。到2012年年底,北京总共建成了35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点,并一直沿用至今。正是在那一年,北京在全国率先发布实施《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方案(暂行)》。

自2013年1月1日开始,北京正式开展PM2.5监测。具有重大影响和深远意义的《北京市2013—2017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于当年9月出台。“清空计划”明确指出,北京要通过“八大污染减排工程”治理大气污染,主要包括压减燃煤、控车减油、治污减排、清洁降尘等。蓝天保卫战的大幕就此拉开。

一个月以后,北京市修订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将空气重污染分为4个预警级别。当启动红色预警时,将在全市范围内采取机动车单双号行驶等应急措施。随着公众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环保部门的应对与手段越来越科学合理。六年来,《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五易其稿,减排措施越来越严,减排力度越来越大,精细程度越来越高,北京的空气质量也越来越好。

2018年元旦,持续了三年的“跨年霾”终于不复踪影,人们望着澄净的碧空,迎来了新一年的第一缕阳光。

本版文/本报记者  王斌

图示制作/沙楠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