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北京已不见雾霾天:秸秆还在焚烧吗

[日期:2018-02-01] 来源:新农网  作者: [字体: ]

  秸秆焚烧是雾霾的重要来源已形成共识,各级政府围绕秸秆禁烧可下了不少功夫,将责任层层落实分解,旨在追求立竿见影的效果,然而禁烧秸秆效果仍不理想。全国人大代表、中联重科副总裁王金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秸秆禁烧要创新驱动,方能变负担为财富。

  王金富表示,首先要创新思维,秸秆治理要标本兼治,关键点在于增加农民的秸秆处理便利度和比较收益。

  从财富到垃圾的变化,根源在于农村的生产生活形态发生变化后,秸秆利用方式没有同步升级。一大车秸秆顶多卖几十元钱,不仅耗时耗力、运输不便,送到秸秆回收利用点还得花掉不少油钱开支,直接还田的农机作业又增加了一项成本。

  因此,秸秆焚烧是一个综合的“社会”问题,“社会”不能只要农业的正面效益,而让农民完全承担秸秆禁烧或其他处理方式的成本,这对农民来说不公平。

  然而在现实中,秸秆的治理方式仍然是“以堵为主”,各地不断出台修订焚烧秸秆的“禁令”,每到麦收和秋收时节,农民“躲猫猫”似地想方设法烧秸秆,基层公务员白天黑夜下乡到处“灭火”,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秸秆焚烧的存在不是执法部门的不作为,也不是农民不明道理,根源还在于秸秆回收难、再利用效率低、回收成本高,没有真正找到处理的“通道”。

  堵不如疏”,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然而秸秆治理的现实是一方面仍然“以堵为主”,另一方面,秸秆“疏”的成本太高。如果不扭转秸秆治理的方式、减少农民处理秸秆问题的麻烦程度,或者不降低秸秆利用的成本、增加处理秸秆的比较收益,秸秆焚烧这一老大难问题就不会得到根本解决。

  王金富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中强调,模式创新方面,秸秆治理也要因地制宜,建立起多元化综合利用产业格局。

  在调研中了解到,农作物秸秆机械化还田技术是目前秸秆综合利用的主要方式。该项技术是用秸秆还田机或者带有切碎装置的联合收割机将油菜、小麦、水稻、玉米等农作物秸秆就地粉碎,均匀地抛散在地表,随即用机械耕翻人土,使之腐烂分解,达到大面积培肥地力的一项农机化适用技术。

  在一些地方,该项技术的推广获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有资料显示,一些地方推广了秸秆还田技术后,由于气候、土壤、农作物种植农艺等原因,造成了秸秆在土壤中霉变,不仅无法给土壤增肥,有的农民反映在有些地区会增加病虫害,不利于下一季作物的生长,影响农民收益和粮食安全。

  因此,秸秆综合利用一定要因地制宜。王金富代表认为,秸秆综合利用是一项复杂、艰巨、长期的系统工程,各级农业部门、相关企业需要树立疏堵结合、标本兼治的思路,努力形成布局合理、多元处置的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化格局。

  王金富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讲到,他在调研中发现,在吉林省四平市,一种秸秆综合利用模式值得推广。这种模式主要是通过专利技术,利用糖化发酵等工艺将回收的秸秆转化为猪、牛、羊等牲口饲料,不仅解决了秸秆利用的问题,增加了农民的收入,而且减少了牲畜的生产成本(每头猪的生产成本可降低300-400元),增加了肉制品的营养成分,带来了多重经济效益。在模式推广方面,具有以下几方面优势:

  一是秸秆运输便捷,增加农民收益。以往秸秆无法有效利用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秸秆体积过大,运输成本较高。四平市目前计划在每个村屯设置秸秆回收加工点,推广秸秆膨化设备,将秸秆从就地饲料化处理后进行压实打捆密封,大大增加了秸秆的贮藏时间,并且便于运输。据测算,每公顷土地能够产出8-12吨秸秆,每台秸秆膨化设备处理能力在3-5吨/小时,农民通过出售处理后的秸秆可以获得纯利润约300元/吨。

  二是形成产业链,推动产业转型升级。该模式推广的关键点,是秸秆转化饲料的技术。通过“营养草及其制备方法”这项发明专利,在秸秆转化过程中加入营养元素,可以将小麦、玉米、水稻秸秆转化为猪、牛、羊等牲口的饲料,具有营养价值高,牲口生长速度快的特点,同时代替粮食降低了牲口的生产成本。在发展食品加工产业的同时,上游产业链还可以带动秸秆捡拾打捆机、秸秆膨化机等农业装备产业,下游产业链可以大力发展畜牧养殖业、生态农业,形成规模化、产业化运营,推动当地农业产业转型升级。

  此外,在一些发达国家,秸秆利用工作同样也是因地制宜。如:波兰用秸秆做工业原料和发电。日本大量生产秸秆卷,卖给奶牛和饲养肉牛的农家作为农舍的铺垫物,多余的会用到垃圾焚烧厂进行焚烧。在澳大利亚,农民喜欢用农作物的秸秆来喂牲口,而且专门喂奶牛,因为秸秆蛋白质含量很好,纤维素含量很高,对奶牛非常好,另外农作物秸秆还会用于出口。在美国,农作物秸秆用来做工业和畜牧业原料,再利用非常普遍。

  王金富代表建议,政策创新方面,秸秆综合利用要给予政策和资金支持,以变“禁”为“补”。

  他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进一步介绍,在当前形势下,秸秆综合利用工作要在顶层设计层面予以重视,相关主管部门需创新思维和做法,变“禁”为“补”,把用于秸秆禁烧的基层治理经费转换为对农民不焚烧秸秆的补贴,同时设立针对秸秆综合利用技术和产业升级的专项补贴。

  在加强对农民禁烧秸秆直接补贴的同时,也必须看到,从长远来说,要给秸秆找一个“绿色经济”的家。因此,也要加大对秸秆综合利用的专项补贴,一方面加大对秸秆直接还田、秸秆打包等农机购置的补贴力度,主要由财政来承担秸秆直接还田或秸秆回收的农机成本。另一方面,也要加大对秸秆综合利用的技术升级和产业培育的专项补贴,鼓励包括生物质能源和3D打印在内的新型企业业态充分开发秸秆的功能,提高秸秆利用的经济效益。当前,秸秆综合利用主要包括:造纸发电、生物质能源、3D打印等,但是都或多或少存在成本效益、市场和技术的瓶颈,秸秆综合利用的高效产业链还没能完全建立起来等问题,需要国家出台政策在这方面鼓励创新与技术开发。

 

  当农作物秸秆的利用方式同步跟上农业农村的现代化节奏之后,农作物秸秆就不再是负担而是财富了,那么秸秆综合利用将会走上绿色健康发展的道路,秸秆焚烧带来的生态环保压力也将会迎刃而解。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