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空气重污染呈现四大变化!PM2.5的主要组分变了

[日期:2018-03-28]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字体: ]

  这两天,雾霾又来了,北京处于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之下,全市PM2.5平均浓度在200微克/立方米上下。这一次重污染过程将持续三天,“比起以前动不动就长达一周的重污染,现在的重污染‘温柔’了不少。”市民薛女士调侃道。

  经过5年的大气治理,虽然目前的北京仍有重污染发生,但实际上雾霾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对此,记者独家采访了清华大学教授、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项目北京市跟踪研究工作组组长王书肖,从北京市跟踪研究工作组所做的分析,来看看已经不一样的雾霾天气。

  昨天,在东三环国贸桥附近,北京环卫集团城市机扫公司一辆纯电动洒水车进行冲刷作业,以降低道路尘土残存量,缩短污染物滞留时间,应对雾霾天气。

  变化一:重污染来得没那么勤了

  “重污染来得没那么勤了。”这是过去的一个冬天,市民们的感受。这一判断得到了北京市跟踪研究工作组所做研究的验证。

  据统计,2017年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预警的次数和天数均同比降低,和2016年相比,重污染预警的次数从17次下降到了11次,预警的天数从37天减少到了25天,而且2017年没有启动过最高级别的红色预警

  同时,黄色预警减少的幅度也挺大,2016年共启动了7次共16天的黄色预警,2017年下降到4次6天。

  从近5年的重污染天数来看,重污染天数也在逐年递减,2013年全年北京有58天空气质量达到重污染状态,2017年这个数字下降到23天,重污染天数减少了35天,“这说明重污染发生率明显降低了。”王书肖表示。

  变化二:“南高北低”没以前明显了

  “南高北低”此前一直是北京污染的总体空间分布特点,但从去年开始,南北的浓度差距已经明显减小。

  以昨天19时为例,城六区PM2.5值为221微克/立方米,西北部192微克/立方米,东北部206微克/立方米,东南部186微克/立方米,西南部253微克/立方米。南北差距没有以前那么高了。“这也说明南部的污染源得到了有效控制。”王书肖说。

  变化三:“爆表”情况没再出现过

  “爆表”是因PM2.5而产生的一个热词,形容空气质量指数AQI超过了最高限值,仪器都监测不出来了。在头两年,“爆表”的情况时有发生。王书肖告诉记者,就拿2013年1月来举例,重污染发生时,AQI时常处于“爆表”状态,PM2.5的峰值浓度超过了800微克/立方米。

  这两年,空气质量指数“爆表”已经不再出现了。

  王书肖表示,在2016年发生的6次重污染过程中,PM2.5的日平均值为128.8微克/立方米,峰值平均浓度为270微克/立方米,而2017年5次重污染过程平均值为109微克/立方米,峰值平均浓度为192微克/立方米,分别下降了15%和29%。

  即使在相似的天气条件下,峰值浓度也大为不同。

  比如2017年11月18日至21日和2016年11月24日至27日这两次重污染过程,天气形势相似,污染持续时间均在48至72小时,并同时具有逆温严重、低风速和中等相对湿度(50%至70%)等特征,而2017年的这次过程,PM2.5的峰值浓度为155微克/立方米,远低于2016年311微克/立方米的峰值浓度。“

  由此可见,‘削峰降值’的作用还是显现出来了。”

  变化四:PM2.5的主要组分变了

  许多在北京生活的人对雾霾有过这样的体验:雾霾来临时,空气中就会有一种“烟儿煤”的刺鼻味儿。这种味道,现在也渐渐发生变化,因为2013年至2017年,PM2.5中的主要组分也已经发生了变化,来自燃煤的硫酸盐和氯离子下降52%,降幅最大。

  王书肖介绍,硫酸盐的生成来自二氧化硫,而二氧化硫主要就是燃煤燃烧产生的污染物。北京市从1998年就开始治理燃煤,尤其是2017年“煤改电”、“煤改气”政策控制效果更为突出。

  数据显示,2017年的硫酸盐含量比2016年又下降了24%。

  记者了解到,通过对比2016年12月11日至12日和2017年12月1日至3日这两次供暖期间的重污染过程,分析PM2.5的成分,可以得到以下数据:

  硫酸盐的占比从2016年的9.5%下降到2017年的6%,显著下降;

  硝酸盐的比例从2016年的15%上升到2017年的19.5%,呈现上升趋势。

  “这反映出北京市供暖期煤改气取得了显著成效,但随着居民采暖和工业源排放的降低,移动源、扬尘排放对大气污染的贡献比重日渐突出。”王书肖解释。

  对策:加强车辆排放控制 降低硝酸盐浓度

  北京市跟踪研究团队选取了2017年5次重污染过程,分析PM2.5的来源,结果显示——

  二次颗粒物、移动源、燃煤源、工业源和生物质燃烧源是重污染过程的主要来源。

  二次颗粒物主要来自外地大气污染物传输和本地气态污染物向颗粒物的转化,“大部分的重污染过程都存在先区域传输再本地积累的过程”。王书肖说。

  通过对2017年5次重污染过程的分析发现,机动车是仅次于二次颗粒物的主要贡献者,其中有4次贡献较为突出,占比分别达到24%、16%、25%和18% ,燃煤有3次贡献比较突出,分别为18%、14%和12%。数据表明,需要重视重污染期间机动车和燃煤源的管控。

  王书肖表示,北京市采取的一系列大气治污措施,已经取得了卓越成效,下一步的大气治理工作中,要加强对移动源特别是重型柴油车和非道路移动机械的管控,防止硝酸盐含量进一步增长;同时,还需加强区域联防联控。

  记者了解到,根据最新发布的《北京市蓝天保卫战2018年行动计划》,今年本市将紧扣当前大气污染来源和结构的变化,将加大对高排放车的治理,把低排放区由六环路内扩展到全市领域,并促进“国三”重型柴油车的加快淘汰。

 

  ​​​​​​​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