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局座:我最招批评的,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日期:2016-05-06] 来源:澎湃新闻网(上海)  作者: [字体: ]

  

局座:我最招批评的,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张召忠参加《最强大脑》。

  “昨天上午在部队讲课,下午去海岛送书进军营,下午四点和微信小伙伴商量公众号要发的内容,会一般开上一个多小时,内容要反复修改,之后坐飞机回北京,结果晚点了,到家收拾停当已经半夜两点,今天上午10点接受你的采访,下午还要去谈一个合作……”

  这节奏,年轻人都要叫一叫苦,本该“颐养天年”的张召忠,却“乐在其中”。只恨“首堵”真耽误时间,“录节目大部分都在东南角,我在西北角,路上开车来回就得4个小时!”

  

局座:我最招批评的,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记者问他,“干的事情太多,不累吗?”

  因为“常年这样”,他自己倒一点也不觉得累,“闲下来我都不知道干什么。”

  有一句话,真性情的人不一定聪明,但聪明的人一定是真性情。虽有点绕,却很符合张召忠。

  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他说话很有逻辑,却并不会拿“专家学识”来绕晕你,基本都是大白话;主动和年轻人交流,求知欲是他保持活力四射的秘诀;不矫情,把一切自然的、不自然的都归于常态,欣然接受。也难怪他会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喜欢。

  

局座:我最招批评的,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采访一开始,当然免不了关于“局座”的老生常谈。一开始听到有人喊他“局座”,张召忠表示“听不懂”,后来每天“上网溜达”才慢慢知道是“战略忽悠局局座”,别人都告诉他是贬义词了,但张召忠觉得就是网友们的调侃,真没当回事儿。“你们愿意叫,少数服从多数,我就从了呗……”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被网友称为魔幻般的笑声,记者也跟着笑了起来。

  张召忠参加《最强大脑》之前的公众形象,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军事评论家,源于他“敢说”的个性,录节目很不喜欢“背稿子”,也不愿意“打腹稿”。

  他对记者说:“我最著名的、招大家批评的,大概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网友戏讽他是“嘴炮”。“因为媒体的断章取义,故意抹黑啥的,我自己一般就把这些当作笑谈。”

  

局座:我最招批评的,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但在《最强大脑》第三季里,张召忠完全颠覆了“嘴炮”形象,显示出了“军事专家”学识渊博的一面,点评专业、惜才爱才,力图将每一位选手的技能运用到社会实践中,收集了不少手动点赞。现在,年轻粉丝也会在微博微信上留言里为局座叫屈:最讨厌有些人说局座年纪这么大还每天坚持写,我们局座没有年龄。

  话题自然而然切换到了“无龄感”的穿衣风格,按张召忠自己的话来说,对仪表的重视,体现在他人生的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直到18岁才离开农村,当兵前穿的都是“妈妈缝制的衣服”。虽然条件艰苦,但张召忠每天保持着最上面一个扣子要系好,衣服保持整洁干净;

  第二个阶段是当兵后,“早上起床按时按点,每天刷牙洗脸”,他说自己在农村都没刷过牙,因为“那个年代连饭都吃不饱”,到了部队就养成了好习惯,见人敬礼讲话有礼貌;

  第三个阶段是1974-1978年在北大学习外语,当时外语系有位叙利亚的专家,专家周末经常带着学生们去颐和园、香山玩。让张召忠印象深刻的是,“那个年代中国人没有很好的卫生习惯,我们到了草坪上野餐,吃过的饭盒、用过的餐巾纸,大家扔那儿就走了,专家就自个儿在那儿收拾,把垃圾装塑料袋里拎着走,给了我非常深的教育。”

  “因为学的外语,将来的方向就是当翻译,就要知道吃饭时什么举止,穿衣说话都要注意,你的位置是在哪里,礼宾的那一套,这些都进行过专业化的培训。”他说。

  第四个阶段是他2001年去英国学习,当时住的那一层楼有几个房间是公用的,“一个房间是专门熨衣服的,英国军人不熨衣服是不准出门的,还有一个房间是擦鞋子的,不擦鞋子也是不能出门的。所以我的衣服永远是平整的,鞋子永远是整洁的,胡子每天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也是一丝不乱。再加上后来老做电视,还有我原来在部队的时候爱画画,对色彩有一定的感觉,西装领带的搭配能够做到基本的协调。也没有人帮我弄,全是我自己来。”

  

局座:我最招批评的,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张召忠觉得人的内在和外在是不能分割的,因为内在修养就会体现在外在仪表上。“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就是对他人的尊重。”

  他还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我当翻译时有次坐火车,偶然碰到一个国家的武官,当时我的领导就邀请他和我们一起共进早餐,大家都刚睡醒,都穿着睡衣,这哥们也穿着睡衣,但他说,你们等我两分钟,我回去换一身正装,当时我也年轻,就说都穿睡衣干嘛这么正式,他不行,一定要回去换。所以,穿衣打扮一方面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另外,从穿衣说话就可以看出人的品味,看起来不经意其实透露出修养。”

  作为上世纪90年代第一批老网民,“20多年,肯定有我赞成或反对的,但我到现在从来都没在网上留过言,因为军人涉及到保密的问题,但不发言也并不代表我没有态度。”

  “您是长期潜水者?”记者问。

  “一直潜水,我到现在还在潜。”

  

局座:我最招批评的,就是雾霾防导弹和海带缠潜艇

 

  虽然以前是部队老干部,但张召忠并不喜欢以“老干部”自居,采访过程中,网络新词儿经常往外蹦,“一见面五分钟内要让年轻人喜欢你,就不能拿领导训话那一套,年轻人一看你那样就跑了,你如果说他们的话,他们一看是自己人,才跟你玩儿。”

  张召忠喜欢和年轻人待在一起,他甚至认为“我们这样的老人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年轻人身上,老是批评年轻人怎么会这样。其实你不能怪他们,时代进步了,是你自己没进步”。

  

 

哒哒频道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