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雾霾背后的经济学:现在谈环保太奢侈吗?

[日期:2015-03-10]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南方都市报 [字体: ]

  最近雾霾问题再次成为焦点。虽然保护环境逐渐成为共识,但仍然存在几个广泛争论的问题:不少人把环保和中国的经济增长对立起来,认为环境污染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尤其在中国经济减速、人口红利消失的时候,谈环保是否太奢侈?强调环保后,工厂关门、工人失业怎么办?这些担心有一定道理,但本文分析造成环境污染的经济学原因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经济学定义的环保和经济增长目前在中国并不对立。

  首先需要强调,经济学上提倡的环保并非极端的环境保护主义,后者限制任何改变环境的行为,绝大多数人类经济行为都会影响环境,因此极端环保主义确实会降低经济增长,并非理性行为。而经济学上的环保只是要纠正过度污染环境的行为,保证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什么是过度污染,为什么会造成过度污染?市场经济中,消费者根据商品价格决定自己的消费。如果商品价格真实反映了生产成本,这时的生产和消费就是经济学意义上的最优结果。但环境污染是一个典型的市场失灵例子,污染环境的公司和个人并没有为污染行为买单,因此产品价格低估了实际成本,就会造成过度消费和污染。经济学上提倡的环保只是要纠正这种过度污染的行为。

  还要强调的是,存在两种不同意义的环保,而目前中国提倡的环保和经济增长更非对立关系。虽然环保的目标是降低污染物的总体排放量,但这并非中国目前的环保重点。就中国而言,目前的环保只是停止以往完全没有控制的污染行为,比如工厂排放前先对废水进行净化处理,对有毒有害废气进行过滤和清除,让马路上跑的大卡车都装上废气净化处理装置。也就是说,中国目前最迫切、也是最直接影响百姓生活的环保问题,只是还给大家一个干净和健康的生活环境,而不是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阻止全球气候变暖这种更奢侈的目标。

  因此,即使在保持总体排放量不变的情况下,中国和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很多可以做的工作,而这些环保工作并不会直接降低就业总量和经济增长。工厂在排放前清理废水废气会提高生产成本,因此产品价格必然上升。这样一来,产品销量就会下降,一部分工人不就失业了么?事实确实这样,但需要强调,产品销量下降虽然会造成生产线上一部分工人失业,但总就业人数并不一定降低,因为此时需要工人进行环保工作,生产线上多出的工人将调换到诸如工厂的环保部,总体就业还是一样,然而这种生产模式是更健康、更清洁、经济学意义上更优化的结构。

  当然,在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会有短期的摩擦性失业。比如从生产线上退下的工人不一定立刻就在环保部门找到了工作。但是不能因为这种暂时的经济调整成本对已经产生的过度污染熟视无睹;不能以失业和经济增长为理由拒绝改进和否定环保。如果原来一些就业是以污染环境和损害大家健康为代价产生的,这种就业本来就是不合理的,必须进行纠正。假如一个人在你家里抽烟污染了环境、影响到你健康,你会因为禁烟会妨碍这个人抽烟而忍受下去吗?

  还需要强调的是,在控制污染方面政府责无旁贷。老百姓有权要求污染企业赔偿,法庭或仲裁员再要求污染企业按损失照价赔偿,强迫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必须把污染计入成本,要求企业为其造成的污染行为买单。为大嘴美人茱莉亚·罗伯茨赢得小金人的影片《永不妥协》说的就是这样一个真实案例,美国加州电力公司PG&E因六价铬重金属离子污染城市供水、损害居民健康付出了三亿三千三百万美金的赔偿,创造了美国历史赔偿金额的纪录。但打官司有诸多困难之处:首先是钱,冗长的诉讼过程中产生的巨大交易成本让一般老百姓望而却步,在PG&E一案中,仅代理律师就将一亿三千三百六十万美金收入囊中,居民实际得到的补偿大打折扣;另外一个难处是举证,如何证明污染物是导致疾病的罪魁祸首,影片中PG&E的代表曾对指控嗤之以鼻,并反驳说营养缺乏、劣质基因和不良生活习惯都会导致居民遭遇的健康问题,影片中这一幕不外乎是现实的缩影。又如雾霾问题,在污染源众多、受害方数量巨大、影响范围极广的情况下,要提起诉讼,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把解决问题的负担完全放在老百姓身上确实不合理,市场失灵往往需要通过法律和政府解决。法律制定标准,执法的政府部门强制企业执行,听起来不是简单易行吗?打开我国环保部的网站,仅关于水污染物的排放标准就有六十几类。排放标准能做到法规具体明晰,目标简单直接,如执行得力,应该见效迅速。但由于环境问题并非地方政府的主要考量之一,环保法律执行的力度往往大打折扣,一些地方政府纵容甚至直接参与和配合环保造假的情况屡见不鲜。想纠正这种情况,必须唤醒民众的环保意识,允许大家对环境污染进行维权。

  治理环境的政策方面,中国也存在需要改进的地方。根据发达国家经验,排放税比单一的排放标准控制更符合经济准则。排放税制度下,政府规定排污税率,企业可自由选择排放量,多排多缴税,少排少缴甚至不缴。企业会自己比较税率和减排的边际成本,只要减污的成本比排放税率低,企业就会选择减排。

 

  环保政策的选择是政府监管与市场机制有机结合的艺术,排放税和可转让许可证是较为市场化的政策,企业根据市场经济价格机制自主决定排放,但税率和许可证总量的决定权在政府手中。将市场机制融入政策设计的灵魂,严格制定标准,坚决惩治违规,有效落实赔偿,污染控制和环境保护会跨过严冬,迎来春天。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