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雾霾,该怎么说你才好

[日期:2017-01-09] 来源:  作者: [字体: ]
  • 雾霾,该怎么说你才好


    漫画牛力

  • 雾霾,该怎么说你才好

 

新闻回放

1月2日,太原市依然被雾霾笼罩,空气质量指数超过400,达到严重污染级别,太原市发布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并于3日0时启动了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红色(Ⅰ级)响应。同时发布《关于发布重污染天气机动车限行管理措施的通告》,在高速环内实行交通管制,禁止黄标车和核定载质量为2吨(含)以上的货车通行,市区内机动车于1月4号0时到8号24时实行单双号限行。

三角桌

  壹

  鸡汤、梨汤和润喉糖

早上出门前,意外收到朋友的提示微信,“务必戴口罩”。对一个常常以“哦哦”来结束聊天的人来说,这可谓字字千钧。可我还是没戴,一来没有,二来不想。我本来就没有戴口罩的习惯,主要是因为耳根软,恐怕戴了以后,口鼻舒服,耳朵受罪。朋友见面后,问起那条微信,他说,被今天的雾霾呛了一口。对,就是这个味儿,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一样的无奈。
  我咽嗓一向不好,雾霾期间,愈加咳痒,家人打着清肺润肺的旗号,上网买来了各种梨煮汤,还要加上银耳百合诸物。每日一服,从未间断,打嗝放屁都是一股梨味儿。不过说实话,效果确实明显,咳痒确实减少,以至于梨汤竟成依赖,不喝就觉得少了点什么,不喝就痒,一喝就好,更觉巴甫洛夫先生之伟大。
  谁知古道热肠之人颇多,又有朋友知我受益于梨汤,千里之外快递来所谓高级润喉糖两包,以解我咽嗓之苦。拆开一看,包装简单,不以为然,打开一尝,味道不凡,竟比一些挂着准字头、可以刷医保卡买到的咽喉药要舒服,仔细一看,上印“美商 生产”,感激之余,不禁慨叹一番。
  朋友之间的聊天,话题也多半和雾霾有关。比如,空气净化器的工作原理是什么样的,哪个品牌做得好,谁家又装了什么牌子,效果如何……热络的谈话中,我却感到一种挥之不去的无奈。
  窗外是灰蒙蒙的一片,且经常是灰蒙蒙的一片。我有时想,为什么气象部门的天气预报常有不准,而环保部门的雾霾预报却非常之准,时间、地区、程度几乎和现实一样。这不是预报技术哪家强,恰恰说明那片灰蒙蒙的到来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口罩、梨汤、润喉糖、净化器……诸如此类,都是我们应对这片灰蒙蒙的手段,除了这些,当然还有许多聪明人提供给我们“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的精神原子弹。这些手段是否有效,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些手段是否足够,却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雾霾肆虐早已非一日,从惊骇到调侃,从抱怨到习惯,雾霾中的人们也渐渐发生着变化。其实,雾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习惯了雾霾,习惯了“雾霾是治不好的”心态,习惯了雾霾笼罩下的日子,习惯了用口罩、梨汤、润喉糖、净化器包裹起来的生活,习惯了用心灵鸡汤消解、麻醉自己的不满。
  或许,不远的将来,会诞生一个雾霾产业也未可知,因雾霾而拉动经济,带动就业。那时,雾霾也就不会被人千夫所指了吧。或许,那时我们就不会对呼吸一口正常的空气如此斤斤计较了吧。可真要到了那时,又是何其的悲哀。

本报记者 赵清源

  等不来风制造点风

时尚界、建筑设计界从前年年底开始非常推崇一种颜色叫“55 灰”,而且老天爷也爱上了这个色,对自家的“室内”装饰色调也采用了55 灰,来了个“china灰”,于是,灰霾席卷大半个中国。估计设计师们也是从雾霾中提取的灵感。
  前不久,我们国家的二十四节气顺利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很快,不少网友说跟着时代发展,气候变换,现在我们应该有第二十五个节气叫——立霾,紧接着就有人表示有了立霾,必须要有“霾至”,应该是二十六个节气。过这两个节气的标志性物品就是口罩。
  霾的现象这几年是越来越严重了,围绕着霾,人们惊慌、谴责、探究、调侃、戏谑……甚至有“我们终将与霾同归于尽”的悲哀之声。霾干扰了我们的生活,干扰了我们的思想,干扰了我们的身体,当大家都真正面临如此严重雾霾时,以此为乐子,争比谁的故乡霾大,谁所在的地方霾多。笑着哭出的眼泪比悲伤的痛哭更让人难受。它与呼吸共在,何人能逃脱?
  近日,影响我国北方的雾霾进入最严重阶段,我国超七分之一国土被雾霾笼罩,河北石家庄的一些监测点PM2.5指数一度破千。目前,依然没有任何消散的迹象。卫星监测显示,此次雾霾的影响范围已扩大至17个省区市,面积142万平方公里。朋友圈里的“55 灰”再度霸屏。石家庄的霾、北京的霾、就连泉城济南也一较高下,霾伏下的城市,大街小巷能见度不过五米,昼夜灯火通明,防霾口罩和手机是同等重要的出门装备。不见阳光,让更多人患上“雾霾抑郁症”,而受伤害最严重的自然是儿童。
  污染企业关停、出行车辆限号……还有什么办法?关于治霾还有啥办法没。太原市再度限号的消息出来那天,正在公交车上,霾比较严重,有乘客的话题便从限号到雾霾,一番牢骚、抱怨之后,话题进入治霾领域。
  “我们家大同那头的亲戚说人家大同就不怕霾,风一吹就是啥都没了,还是大同蓝。”
  “咱没风啊,只能等风来。”
  “你说咱要是在东西山上杵上它几千个大风扇吹着咋样。”
  ……
  目前来看,风确实是治理霾最行之有效的办法。霾要靠吹,于是网上有不少人为“吹霾”出谋划策:“制造超大吹风机,在各个城市的高处,以及山上架设太阳能驱动的抽风机,进入密闭空间喷射带电粒子把雾霾沉降下来,进行分解!日夜不停地工作。”如果搁在十年前,看到这样的想法,大概会觉得这是在写科幻小说。
  霾当前,有学者说,这将导致再一次的人口南迁。比起这样的设想,架设吹风机的想法更有建设性。
  逃,终将是逃无可逃。

本报记者 李雅丽

  别抽烟了,也戴个口罩吧

近日雾霾,戴防雾霾口罩出门办事,坐上一出租车。
  上车,司机不踩油门,而是仔细端详我的口罩,就要被他看毛了,终开口:“这有用吗?”“总比让雾霾长驱直入好吧。”心急着办事,随口回了一句,不想多搭话。“那街上咋没几个人戴呢?”司机显然不这样想,继续发问。“不知道。”我不是不耐烦,是真回答不了,因为这也一直是我的困惑。明知道是雾霾天,大家还是鼻孔朝天。是选不好口罩呢?还是觉得自己是钢铁之躯呢?还是看不到雾蒙蒙的天呢?尤其是那些带着小宝出门,还不给做防护的人,真想上去抽他们,真当我们的娃儿是绿萝啊!“唉,都是人自己折腾出来的。”遇上个爱说话的司机,怎么也断不了他的话茬,“你说说啊,这到处挖啊,建啊,往你身上一刀刀地割,一勺勺地剜,你疼不疼?”“疼,痛彻心扉的疼。”边和司机接话,边看窗外的高楼大厦,突然觉得地球母亲的皮肉好疼,不禁心里打哆嗦。“你疼你反抗不?”“嗯,太疼了,应该会吧。冲那个把我弄疼的人拍一巴掌?!”“哎呀,你这是小孩子打架呢。”“那还要咋?”“是啊,疼一些,反抗不会太厉害。”司机说得若有所思,“可是,你看啊,这边挖开了,那边又排污,又要搞工业化,环境被污染,这不就是让化脓呢吗?”这话说得好形象。“这就得反抗得动静大些?”“所以,雾霾了!”
  哦,是这个逻辑啊!
  虽说司机的话没有特别缜密且清晰的逻辑关系,却还是吸引人的。也突然明白他盯着我口罩看的原因,看来他觉得我是重视雾霾的人,应该和我有共同语言吧,所以把积压在他心里的有关雾霾的一切想和我一吐为快。好吧,我也想听他接着说。

 


  果然,司机不让我失望,又开口了。“环保现在是大家共同的问题,再不共同努力就不是化脓的事了。地球妈妈……”嘿,他管地球叫“妈妈”!司机既忧民忧国还可爱。“地球妈妈已经化脓了,接下来病得再厉害些,就不是雾霾了吧,让人类瞬间毁灭也轻而易举。人家好好当母亲,任由咱们折腾,咱们也得好好做孩子,也得有个度吧。”“是啊,人们都像你这样意识到雾霾已经相当严重必须引起重视,就好了。”这个司机应该夸。
  司机乐了,自然地打开车窗,点了根烟。
  我在窗外雾霾和二手烟的双重享受下,有点傻了。刚才那个高谈阔论的环保司机呢?司机同志,咱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吧。
  光有意识,没有行动,又有何用?
  好在,双重享受不到5分钟,我下车了。临走,我语重心长地和司机说:“别抽烟了,也戴个口罩吧。”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